快乐十分

                                                来源:快乐十分
                                                发稿时间:2020-08-12 04:09:25

                                                (截图来自弗格森刊登在彭博社上的文章)

                                                在“鸦片”论方面,他的论调其实并不新鲜,称因为“AI算法”是迎合用户的,用户想要什么就给什么,所以其危害不亚于“可卡因”,而且他还将美国的一些不法分子利用TikTok对年轻人和女性进行骚扰的事情,全都怪给了TikTok,某种程度上与咱们国内一些人将网络游戏说成是毒害青年人的鸦片的论调是一样的。

                                                阿辉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当晚,他和妻子(视频中摔男孩玩具枪的女子)带着两岁的儿子到超市游乐园玩耍。期间,一名男孩过来抢儿子的玩具,一开始自己并没有在意,可是男孩抢玩具的动作仍然在进行,自己便用手把男孩的手撇开,男孩却顺手打了儿子。当时看到儿子哭了,自己才动手打的男孩。

                                                事后,阿辉反思,如果重回当晚,当陌生男孩来抢儿子玩具时,自己也许可以尝试教导儿子跟“哥哥”交换手中的玩具,大家一起玩,而不是让两个孩子在那里争玩具。当两个孩子发生矛盾,儿子被打后,作为父亲也不应该护子心切而对一个小孩子动手。“现在想起来,当时真的是太冲动了,这也是对我作为一名父亲的教训。”阿辉说,当晚等男孩家长前来应该是最好的办法,而不是一时冲动对男孩动手。毕竟,作为父亲,在孩子面前应该做个好榜样。

                                                7月29日,Tik Tok CEO梅耶尔指责脸书打着爱国主义的幌子,试图以不公平的方式将TikTok赶出市场。

                                                这篇文章的作者名叫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彭博社给出的介绍显示,他曾在美国哈佛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这两所西方世界的名校教授历史学,目前他则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旗下的胡佛研究院担任资深研究员。

                                                (截图来自弗格森刊登在彭博社上的文章)

                                                然后,他借着分析TikTok为什么会在美国成功、能大量吸引年轻人,“像新冠病毒一样在美国传播开来”,引出了他的第二层逻辑——即除了人们本身喜欢图片多过文字,以及TikTok易于操作、“连白痴都会用”外,更是因为TikTok“基于AI的算法”——TikTok会通过搜集用户的数据,定制出个性化的内容给用户。

                                                周勇今年40岁,一家人住在建兴镇场镇上。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儿子多多(化名)今年3岁,白天送去幼儿园,自己下午5点去接。因为晚上要上班,他一般将儿子送到妻子上班的地方,等妻子晚上7点下班后再带儿子一起回家。

                                                当天,经过派出所民警进一步协调,阿辉手写了一份道歉信给周勇:“……本人因小孩在游乐园与您的小孩发生冲突,让小孩子的心灵受到伤害,作为一名成年人,处理事情比较冲动。在此,我深表道歉,对不起,我一定深刻反思,望谅解。”周勇和妻子表示,接受阿辉的这次道歉。